今天是:  
 
 · 我县87万亩水稻开镰收割
 · 沙浦村:产业强村,让群众
 · 全国和全省春季农业生产视
 · 于利祥《人生赋》及两篇评
 · 于利祥旅行诗歌欣赏
 · 工业园招商引资势头强成效
 · 滨海:转型升级,“转”出
 · 沿海工业园奋力绿色转型跨
 · 《滨海新闻网》、《黄海在
 · 我县掀起“产业转型攻坚年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 正文

凉亭风波
 
作者:洪仁忠 来源:滨海日报 浏览次数:8302 发布时间:[2022-6-22]
  市农科院家属院住户稳定了20多年,近几年不少老住户将房改房卖掉,自己搬出去改善住房了,于是家属院里的新面孔越来越多。
  退休老同志好静不好动,搬走的不多,他们彼此早已像“深秋的柿子——熟透了”,每天早晚聚拢到楼栋间的休闲凉亭里,海阔天空地拉呱聊天,成为家属院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忽然有一天,凉亭里多了一位陌生的老头,拿着一个音乐播放器,很大声地播放着黄梅戏,看他的神情,微微眯着眼,随音乐晃动着脑袋,嘴巴里哼哼着,独自沉浸在戏曲中。
  “这老头是谁啊?”
  大家纷纷将疑惑的目光投向老头,只见他矮小的身材、微驼的脊背,稀疏的头发已经全白,古铜色的脸上布满沟壑,一看就是饱经风霜的样子。身上穿一件浅灰色的旧中山装、青色长裤,裤脚上沾了白灿灿的灰尘,脚踏一双旧布鞋。看起来像一位年逾古稀的老农民,与一群市级单位退休的老干部、老职工坐在一个亭子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老人们开始交头接耳地小声议论:“你见过这老头吗?我是从来没见过。”“我也没见过,他是哪家亲戚吗?”“现在我们家属院住进来的外人越来越多,人很杂。”“看他这样子像个老农民,干体力活的那种。”“是啊,一点素质都没有,公共场所这么大声地放音乐!”……
  随着议论的加深,老人们从开始的好奇,渐渐变为不满,觉得有必要将疑问搞清楚,于是有人问老头:
  “这位老同志,你是刚来的住户吗?”
  ……
  “老同志,问你呐,你是哪家的亲戚吗?”
  ……
  老头没有回答,仍自顾自地听戏曲,像是没听见似的。
  老人们脸上开始阴云密布,议论的声音比刚才高了不少:“这老头什么意思?问他话都不搭腔,也太目中无人了吧!”“可能是哪山沟沟里跑过来的,与人交流的基本规矩都不懂!”“对这种人不能随便放过,一定要弄清楚他的身份,来这里干嘛的,防止出乱子。”“对,现在的人越来越复杂,知人知面不知心,为了家属院的安全,一定要搞清楚!”……
  一位姓裴的退休老处长站起来走到老头面前,凑近了问:“老同志,你是谁?为什么大家问你话不回答?”
  老头这时才抬头看一眼面前问话的人,连忙将音乐关小些,侧过耳朵问:“啊?你说什么?我耳背,听不清。”
  裴老处长只好再度提高分贝大声问:“你是这里的住户吗?是谁让你来的?”
  “噢,我是从乡下来的,我不想来,这大城市住不惯,我儿子开小车回去硬把我拉来了。”老头的语气里可是满满的不情愿。
  “那你儿子是谁啊?也住这里吗?”
  “我儿子叫钱大江,他住在马路对面。”老头一边回答,一边指了指小区大门的方向。
  老处长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变换一副笑脸,手也很快伸过去握住老头的手,爽朗地说:“啊!原来是钱院长老父亲,失敬失敬!”
  亭子里随即骚动起来,人们脸上纷纷多云转睛,坐得近的将屁股往老头边上挪了又挪,坐对面的也有人特意挤过来,争先恐后地跟老头打招呼:
  “老人家,原来是我们院长的父亲啊,久仰久仰!”
  “老人家一看就是有福之人,生了院长这样优秀的领导!”
  “老人家真低调,不显山不露水,真乃奇人也!咂咂咂!”
  “老人家看起来身板很硬朗,一定能过一百岁不止!”
  ……
  老头哪天见过这阵势,看看这个,瞧瞧那个,早已惊得目瞪口呆,嘴里“啊、啊”了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他想站起来,可面前和两边都被人挤着,根本站不起来,整个身体在微微颤动,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哎呀,今天怎么这么热闹,跟开联欢会似的?”忽然,一个高分贝的声音从亭外传来,大家一看,是刚从院办副主任位置上退下来的周道来了。
  大家纷纷招呼:“周主任快来坐下,我们正在和钱院长的老父亲交流,谈得很开心呢。”
  “谁?钱院长老父亲?”周道认真地盯看坐在人群中间的老头,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不对吧?几年前我接待过钱院长老父亲,记得是高个子。”
  “啊?”亭子里传出一片惊诧的声音,所有的嘴巴都张开呈O字型,几只握着和拉着老头的手像触碰到火苗似地,慌忙躲开,挨近老头的屁股也纷纷向远处挪了又挪,从对面挤过来的赶忙回到原位去。此时的老头,俨然是一个奥密克戎确诊病人,人们唯恐躲之不及。
  在经历了短暂的惊愕和沉默后,人们一张张脸上布满黑沉沉的乌云,像是夏日午后雷雨前的天空,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劈头盖脸的暴风骤雨袭向老头:
  “你究竟是谁?竟敢冒充院长的父亲,谁给你的胆子?!”
  “哪里来的野老头,说谎脸都不红,你想干什么?!”
  “你是不是帮骗子团伙来踩点的,想骗我们上钩?老实讲!”
  “再不说清楚,我们就报警了,把你抓起来!”
  ……
  凉亭里顿时成了审问“犯人”的现场,一群老人越说越激动,一个比一个调门高,有几个边挥舞手臂质问,边站起来向老头逼近,看样子随时就要动手。
  可怜那老头,早已吓得浑身哆嗦,瘦小的身体蜷缩成一团,不断向亭子外挪移,快要掉到亭外去了。再看他脸上,两行老泪顺着脸颊直滚而下,一条鼻涕挂在鼻端,亮晶晶的,随时可能落下来……
  突然,凉亭外又响起一个浑厚的男声:“这么多老同志在这讨论什么呀?好热闹啊!”来人说着跨进亭内,“哎呀老爷子,你……你这是怎么啦?”直奔哭得像个孩子似的老头而去。
  大家抬头一看,来人正是现任市农科院院长钱大江。众人的嘴巴再度张大呈O字,久久合不拢,一张张老脸面面相觑,现场气氛陷入一片死寂,像是雪后封冻的池塘。
  这时,老头像盼来了救星似的,赶紧跌跌撞撞地爬起来,用衣袖抹一把眼泪鼻涕,一把抓住钱大江:“大江儿,快、快点送我回、回乡下,这里我、我没法住啦……”
  钱大江用疑惑的目光左右扫视了一圈,最后定格在周道脸上:“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
  周道的脸色由红转白,尴尬中夹着问号,语无伦次地答道:“认、认错了呀,不知道……您老、老父亲,那年我、我接待的不是……”
  钱大江顿时明白了原委,笑着解释:“几年前来过的是我老岳父。眼前的是我老父亲,刚从乡下来,住进来没几天,以前没来过。”钱大江扬了扬手中带来的纸盒,“老爷子耳朵有点背,偏偏喜欢听黄梅戏,我刚给他买了一副耳机,来送给他用的。”
  “啊,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们懂了。”“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老人们说着,纷纷围上来,有的拉住钱老头的手,热情地说:“老人家,不能回去,留下来跟我们做个伴,多好啊!”有的高声称颂道:“我就说嘛,老人家一脸福像、气度不凡,一看就是人上人!”有的特意拿来纸巾,边帮钱老头擦脸,边套近乎:“老人家父慈子贵,能跟我们作伴是我们的荣幸!”有的变换角度夸赞:“老人家喜欢戏曲,兴趣爱好很高雅,跟我一样!”……一时间凉亭成了表扬大会现场。再看众人的脸上,早已阳光明媚、鲜花盛开。
  钱老头被大家围在当中,看看这个、瞧瞧那个,他的目光中满是疑惑不解……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关闭窗口]  

滨海新闻网    滨海县融媒体中心主办
技术支持:滨海人才网 备案序号:苏ICP备20003721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15-84229255 举报邮箱:bhrbtg@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