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我县各中小学校重视体育教
 · 于利祥《人生赋》及两篇评
 · 我县87万亩水稻开镰收割
 · 沙浦村:产业强村,让群众
 · 于利祥旅行诗歌欣赏
 · 全国和全省春季农业生产视
 · 工业园招商引资势头强成效
 · 滨海:转型升级,“转”出
 · 沿海工业园奋力绿色转型跨
 · 《滨海新闻网》、《黄海在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 正文

于利祥《人生赋》及两篇评论
 
作者:于利祥 来源:滨海日报 浏览次数:93251 发布时间:[2022-3-31]

于利祥在希腊卫城考察留影

 

编者按:
     
于利祥先生的《人生赋》和《旅行诗歌欣赏》在《滨海日报》发表之后,在读者中引发热烈反响。编辑部陆续收到了一些热心读者的评论和读后感,现特将《人生赋》及两篇精选的读后感刊发,以飨广大读者。


作者简介:
      于利祥,江苏滨海籍著名旅行家、诗人、作家、摄影家、历史学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华诗词学会、中国楹联学会、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现代史学会理事。为美国《侨报》、墨西哥《华文时报》等国际媒体专栏作家。现任《海外华人发展史》暨《侨学》研究中心CEO,并应邀担任全球汉诗总会副会长、美国纽约诗词学会副会长、美国加州金山诗艺会学术顾问。多年来,他全面系统的追踪了长征之路、丝绸之路、玄奘之路、海外华人发展之路,曾到过一百多个国家旅行、考察、交流、讲学,著有《长征追踪》(国家重点图书)、《行吟天下》(旅行诗集)、《铜奔马》(行者诗集)、《江山寻梦》(文集)等,被誉为“当代徐霞客”。其行者历程和文化成果,在海内外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冰岛博物馆朋友们陪同于利祥在冰岛国会大厦考察时留影

 

 

人 生 赋

     

      宇宙起于浑沌,生命创于洪荒。此谓人之原始,生之初张。时空流转,世事无常。此谓人之时变,生之运藏。远古先祖,授黎民传薪播火;历代帝王,谋霸业扩域拓疆。阴凝枭躁,庸才显赫,而居庙堂之上;官吏清廉,名士归隐,却能高格传扬。凶竖黑恶,乱社会逆纲违法;良民百姓,祈家国平安吉祥。奸佞昏贪,祸国殃民总留骂柄;英雄豪杰,造福人类青史留芳。此谓人之千姿,生之万状。
      人生舞台,本在天地之间。生旦净末,粉墨登场。浪漫内敛、坦诚伪装,愚昧智慧、曲直阴阳,贪腐廉洁、美丑忠奸,安贫乍富、少衰老壮,苦乐悲喜、软弱雄强,尽逞各种模样。或平平淡淡、随波逐流;或轰轰烈烈、青史碑墙。不同身世遭遇,阅历学养,思想意识,阶层立场,观念格局,宗教信仰,对人生之诠释大相径庭,演绎则有别天壤。故人生有拙作、有华章,有落寞、有风光,有千载遗臭、亦有万世留芳。嗟夫!岁月周而复始,演变生生不息,人生参差多样。善恶毁誉,自有公道评说;成败兴废,当以世理考量。

 


乌克兰朋友陪同于利祥在首都基铺考察留影


      人生之旅,感悟世态炎凉。为人处事,尤应情深义长。无论青梅竹马、花前月下,抑或萍水相逢、天各一方。诚如“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相识相知,地久天长,可谓尘世真情!若能繁华万象,多为百姓,幸福同享,初心不忘。堪称人间大义!情困龙虎,无情末必真豪杰;义薄云天,情深义重乃英雄。寡情薄义而奢谈宏图大业者,哪怕九五之尊,亦要避而远之;一朝失蹄仍不失情义者,即便困窘落难,亦可用心交往。人之所以为人,首要情义二字。人生若无情义,何谈品行高尚?!
      人生在世,当以道德为纲。坚持操守,光明磊落,厚德载物,风骨高昂。不做奸邪之事,不当中山之狼;不享盗名之誉,不作非份之想。择仁善而亲近,远小人而慎防,出淤泥而不染,保洁身而守良。即便智慧非凡、胆识超群而君临天下,亦须仁德为念,宽厚为怀,且把公平正义担当。悠悠史河,数往知来。邪恶横行,势必禍害苍生;英雄奋起,须顺历史走向;德才兼备,更应能伸能屈;蛟龙蛰伏,终能寰宇腾骧。日运周期,月照轮回,是非功过,天地可鉴!


于利祥在乌克兰旅游度假胜地敖德萨海滨考察留影


      人生正道,应处君子之列。凡君子人生,有良知、具道义、怀慈悲、重名节、崇文明、讲逻辑;而宵小之徒,无自尊、泯人性、工心计、会钻营、穷凶恶、喜告密。诚笃君子,宅心仁厚,积德行善;阴险小人,恩将仇报,寡廉鲜耻。仁义君子为官,定会秉公扶正、心系苍生、两袖清风、一身浩气;孽竖奸邪当道,势必枉法循私、助纣为虐、贪污腐败、骄奢淫逸。故小人得志,尽管瓦釜雷鸣,鸡犬升天,夺得万里江山,总是卑鄙小人;君子失意,哪怕遭受贬谪,身陷囹圄,败于邪佞之手,仍是堂堂君子。
      人生修行,须以风骨气节为要。面对公平失序、正义蒙障、环境污染、道德滑坡、坑蒙拐骗、权力腐败……是抛弃良知、是非不分、浑浑噩噩、逆来顺受?还是揭露真相、鞭挞丑恶、蔑视权贵、敢怒敢愤?贤者云:尘世道口,不同选择必将铸就不同人生也。人生立世,不过百年而已,行端影正,大义凛然,何俱之有!故应心系天下兴亡之责,秉节怀义、激浊扬清、睥睨生死、吹哨警世!即便自诩糊涂,惧怕风险,不敢挺身而出,亦不能指鹿为马,趋炎附势,出卖灵魂,卑躬屈膝。有道是,求索者忧患,正直者敢愤,无欲者则刚,忠良者昂屹。达则慈悲为怀,泽惠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良心不移;安则廉政爱民、肝胆相照;危则顶天立地、生死不惜!


于利祥在俄罗斯首都游览莫斯科红场时留影


      余人生经历半世春秋,回首少年至今,尽孝道、守信用、重思辩、不盲从、富情怀、有追求。仰兰生幽谷,隐士情怀,不取媚于人,馨香自溢宁静高雅;敬松伫险峰,君子风骨,凝天地之气,潇洒豪迈傲岸风流。直面坎坷,拒循世俗之乐;敢于突破,惟谋抱负所酬。不喜平庸,惜时以博览;一往无前,砺志而远游。深知欲修身锤炼,必行常人之畏途,经风雨之艰难,蕴多元之学养,历沧海之沉浮。因而,九万里跋涉,追踪血色长征,旨在寻找初心使命;廿余载奔波,考察历史真相,矢志行吟四海五洲。始终秉持:精神至上、锐意求真,寄情山水、思想独立,澹泊明志、粪土金钱与王侯。认准目标,宁可逆风前行;看清方向,绝不随波逐流。
      沧海桑田,尘烟如梦。人生既需品格清纯、学蕴渊博、与时俱进,还当常谋远虑、运筹帷幄、忧患在胸。无论夕阳西下、暮色苍茫,还是朝霞弥漫、春意融融。均应反思人生曾经历哪些酸甜苦辣、悲欢荣辱?抑或还会遭遇多少风霜雨雪、艰辛苦痛?惟如此,才能泾渭分明、曲直有度、进退自如、天马行空。嗟乎!莫叹人生无常,应思宇宙恢弘。贤达明哲理,庸人多困扰。智者识自然之律,君子乐普天大同。
      人生征途漫漫,艰险重重,诉不尽咏叹忧乐,别雁离鸿!盖闻: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禍福。故春暖花香,切记寒冬冰雪;灯红酒绿,莫忘困苦民众;贪权敛财,应思凶多吉少;逞威称霸,谨防日暮途穷。平民易虐,上天难欺,民心可逆,天理难容!是故纵有亿万财富或位居极品,亦不能轻视平民草根、落魄英雄。君不见,千秋朝代之盛世,无免路末;天下帝王之极权,未挽途穷。阿房负炬,梁园成丘,叹看百朝兴废;君臣黎庶,生死平等,彰显万灵相通。无论贫富贵贱,难逃尘土归宿;是凡功利情仇,必汇笑谈之中。试看普天之下,贪妄之徒哪有长生不老?敢问大千世界,身外之物谁能逝后享用?


 

联合国同声传译专家陈峰教授为于利祥访问纽约石溪大学演讲担任翻译


      叹哉!人生有限,演化无穷!有无奈躺平、内卷内耗,亦有负重前行、奋斗不息;有贪图物质享受为念,亦有追求精神富足为荣。但凡大写之人生,尽管年华命运各有不同,均以积极向上贯穿始终。青年奋发图强,挥斥方遒,志在立业建功;中年目光如炬,独领风骚,犹似鹰击长空;暮年壮心不已,慷慨放歌,万里挥鞭寻梦。茫茫征旅,心境巍崇!有志者,不为物喜,不以己悲;富贵不淫,贫贱不移;不困于俗念,不乱于贪婪;不被名利权势所役,不负人生信仰之初衷。腾达兮,不奢不骄;落魄兮,莫颓莫废;顺境兮,高瞻远虑;苦难兮,胸襟如虹。明史鉴洞察世事,陶性情快乐包容,荷明月内修品格,担道义两袖清风。
      勿忘:步青云者,未必能公平正义,造福四方;陷浅滩者,未必就落魄一生,失去希望。总是迷信盲从,岂可将未来担当;唯有质疑求索,方能把星空仰望。一个伟大民族,不因庙堂几个塑像而伟大,而是无数人生奉献之汇聚才强盛荣昌!
      切记:人生之旅途,概因思想自由、勇往文明而体现价值;人生之荣耀,概因精神独立、乐于探索而青史留芳!坚守自强自信,何惧时移势变?追求科学真谛,遑论东方西方!物质自有禍福定数,精神当如乾坤栋梁。嗟乎!年华有限,思想无疆!人生有限,高境无疆!
      赋文于此,感吟七绝《人生》一首作结。诗曰:
      人生苦旅历风霜,沧海沉浮浩气扬。
      砺志长歌抒化境,胸怀天下蕴辉煌。

 

于利祥在海拔5231米的唐古拉山口留影

 

【《人生赋》评论精选】

 

 

读《人生赋》有感

张锐


      赋是中华民族独有的一种有韵文体,介于诗和散文之间。其体例主要有“辞赋”“骈赋”“律赋”“文赋”等;按其篇幅可以是诸子散文或六朝文絜里的“小赋”,也可是结构恢宏、雄大壮阔的“散体大赋”。古语云:“登高能赋可以为大夫”,可见赋在中国古代文学中的地位。
      我有一个偏见,若非气干云霄之人,不足以驾驭大赋。于兄之《人生赋》洋洋洒洒两千八百余言,文采斐然,堪称现代经典大赋。荣枯浮沉,悲喜甘苦,道尽人生百态;浩瀚无涯,鲲鹏变化,令人叹为观止。我和他虽几面之缘,却感慨于他豪气凌云。总想起《昭明文选》里曹植的书信,“愿举泰山以为肉,倾东海以为酒,伐云梦之竹以为笛,斩泗滨之梓以为筝”。于兄的这份豪气,始终贯穿于文章始终,令人折服。
      凭心而论,如今写赋这种体裁,吃力不讨好,犹如“戴着镣铐跳舞”。可于兄偏要迎难而上,可见他对赋所蕴含审美的偏爱,或者说,他本就是富有古典情怀的人。这和他放着现成的福不享,却非要读书万卷,行吟天下,一脉相承。多年来,他全面系统地追踪了长征之路、丝绸之路,玄奘之路、海外华人发展之路,每条路都是对他人生的磨砺、灵魂的重塑。风霜雨雪,万千丘壑,天马行空,穿越古今,这种人生是独坐书斋如我辈不可企及的高度。


 

于利祥在厄瓜多尔考察世界文化遗产——赤道纪念碑


      他写赋,无论之前的《行者赋》《雄关赋》《丝绸之路赋》等,还是如今的《人生赋》,都是落英缤纷,字花如雨,恢宏博大,气概不凡。显然,他比较喜欢长短句结合,韵律和节奏贯穿始终的散体大赋。他的撰文风格又不喜欢正襟危坐,也反对那种冷僻晦涩、诘屈聱牙的故弄玄虚。他的赋文笔流畅,总是飘洒着一种行者之风,随时都有闲笔,纵身跳到云端,俯视人世间的成败利钝。每每从字里行间看到他的纵横捭阖,仪态万方。赋只是形式,四六章句里有他的大气、风骨、高远和萧散。
      盐城滨海是作者的故乡,此地常出好男儿,善豪饮。本地俗谚云,“麻雀子也能喝三两酒”,可见滨海人酒量之大。《水浒传》里有酒幡: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想必于兄慷慨豪迈、笔力雄健,与善饮不无关系。酒后下笔别有乾坤,有猛虎,也有蔷薇。
      尼采说:更高级的哲人独处着,这并不是因为他想孤独,而是因为在他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江山兴废,天地寂寥,何为人生?于兄宇宙洪荒里一声叩问,已化为振聋发聩的浩叹。

 

      作者简介:张锐,笔名张郎,盐城人。作家,教师,盐城市高中语文兼职教研员。出版《字花·尘烟》,编有《鲁迅语录:黎明前的呐喊》。曾获2018盐城市政府文艺工作奖 、第五届叶圣陶教师文学奖、《南方周末》教师征文特别推荐奖。

 

侨报暨纽约华人社团为于利祥举办海外华人发展之路追踪中南美洲之行报告会

 


《人生赋》读后

唐风


      何谓人生?答曰:人之生命与生活也。人生之于个体,就是个人的生命历程与生命意义。而个体依附于群体,在社会中的体现,就成了抽象、广泛、博大的命题。长期以来,人生与宗教、哲学、伦理、科学的探求交织在一起,它涉及到本体论,价值观,社会形态与个人意志等诸多概念。
      吾友于利祥先生,著名旅行家、诗人、作家、摄影家、历史学者。其人达观豁朗有大气,擅诗能文工辞赋。平生喜探险溯源,周游列国,镜头记录风情,文章述说观感,有中国当代徐霞客之称。先生作为文化行者,崇义而怀仁,博学而笃志。观念唯正,思想新锐,善于观察世态,思考人生。对关乎社会民生、风气潮流、公平正义、文明进步问题,每有独到精辟见解。近读大作《人生赋》,以今日文化之思考,开古人辞赋之生面。洋洋洒洒二千余言,对人生意义,生命价值作深度探索。
      文章发端自然,破题直入:“宇宙起于浑沌,生命创于洪荒。此谓人之原始,生之初张。时空流转,世事无常;此谓人之时变,生之运藏。”帷幕徐徐拉开,故事娓娓道来。把人从哪里来,将到哪里去?这个哲学家未曾解答的问题再次推出。又给匆匆过客们出了一道命题:“是祸国殃民总留下骂柄”,还是“造福人类青史留芳?”其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一股清流喷涌而出。


于利祥在地中海游览考察


      《人生赋》分为五段叙述人生意义,人世沧桑,不为流俗所左右,不为雾瘴所迷惘。冷静审视,见地独特。
      人生之舞台,展现人在世间角色,此也是前世之因缘与后天之配置。生旦净末,粉沫登场”“善恶毁誉,自有公道评说;成败兴废,当以世理考量。”而“人生之旅,感悟世态炎凉;为人处事,尤应情深义长。”先生也是大情大义,性情中人也。所以“人生在世,当以道德为纲,不做奸邪之事,不当中山之狼。择仁善而亲近,远小人而慎防。”如此处世,诚为士君子之为人,大丈夫之气概也!作者借赋人生,痛陈史实。前车之昭昭,民心之可鉴。若把人生当作一场修行,修行过程中少不了形形色色的干扰考验:“面对公平失序、正义蒙障、环境污染、道德滑坡、坑蒙拐骗、权力腐败……是抛弃良知、是非不分、浑浑噩噩、逆来顺受?还是揭露真相、鞭挞丑恶、蔑视权贵、敢怒敢愤?”面对邪恶,人生需要自顾,但有时也要义无反顾。生而为人,当不负良知之重。正义面前,不应该是选择,而应该是坚守!文章充满了对浑浊世风,奸佞小人的愤慨;予草根平头,底层弱势的同情;盼政通人和,风清气正的期待。字里行间反映的正是作者的人生态度。
      文思喷涌,走笔如风。行文至第七段,转叙个人成长历程,确立人生座标。“惜时以博览”“砺志而远游”。曾“九万里跋涉,追踪血色长征,旨在寻找初心使命;廿余载奔波,考察历史真相,矢志行吟四海五洲。”在人生苦旅中,探寻文明之经络系统,发现自然之春温秋肃;探究社会之世态炎凉。对一些道德滑坡、信仰坍塌之乱象深感忧虑,并对社会暗角提出忠告:“灯红酒绿,莫忘困苦民众;贪权敛财,应思凶多吉少;逞威称霸,谨防日暮途穷。”“阿房负炬,梁园成丘,叹看百朝兴废;君臣黎庶,生死平等,彰显万灵相通。”明明是在揭露鞭挞,愤不可遏止,却能转为冷静思考,抒情说理,彰显其笔力不凡。“人生有限,演化无穷!但凡大写之人生,尽管年华命运各有不同,均以积极向上贯穿始终。”“有志者,不为物喜,不以己悲;富贵不淫,贫贱不移;不困于俗念,不乱于贪婪;不被名利权势所役,奉信仰于人生始终。”读罢《人生赋》,能不为于先生的仁风正气所感乎!
      难能可贵的是,赋中将那句被疏远已久的经典:“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用于结尾,犹显得精彩鎏亮。“切记:人生之旅途,概因思想自由、勇往文明而体现价值;人生之荣耀,概因精神独立、乐于探索而青史留芳!”于先生从自己的人生感悟,深知精神和思想之可贵。于是便力透纸背,书写了堪称警言之句:“总是迷信盲从,岂可将未来担当;唯有质疑求索,方能把星空仰望。”“坚守自强自信,何惧时移势变?追求科学真谛,遑论东方西方!”风骨是男人的灵魂,于先生的人生可谓活得通透,看得明白,立得正直,说得铿锵。


于利祥访问智利时,赴复合节岛考察神秘的巨人石像时留影

 

      《人生赋》堪称传统大赋,是一篇以个人经历感悟为点,社会历史为面,以点带面而展开的长幅画卷。画卷中展现人生百味和社会百态,针砭之处有社会人文,环境生态,道德伦理方方面面。其左图右史,观今鉴古,不无兴废之叹。先生为何悲吭长啸?借用一句流行语:为什么我的眼睛常含泪水,因为我爱这片土地爱得太深。
      一篇洋洋大赋,既突破了骈丽而僵化的堆词叠句,又能采用鲜明的排比对偶。韵语部分着重铺陈,散文部分着重叙事。有汉大赋的感物造端、气势恢宏,亦有魏晋赋的言辞真切、铺张扬厉,又有两宋赋的抒怀壮美、理性晓畅。尤其是文中议论,波澜起伏,感情充沛,层次井然。可谓是一篇议论有新意,剖析有深度,富有艺术感染力的辞赋佳作。聂绀弩先生说过“文章信口雌雄易,思想锥心坦白难。”《人生赋》几经焠火提炼?我不得而知,但我知道它是作者人生的写照。读罢久久不愿掩卷,一首《渔家傲》闪现脑际,录此为拙文作结:
      宇宙洪荒凝粒子,地球村上风云际。角色轮番归位置。分彼此,横流物欲由兹起。    惟有怀仁弘毅士,修行励志求真理。敢用铁肩担道义。恭祝你,文章华国留青史。

(壬寅新春于悠然居)

     

      作者简介:唐风,著名诗人、评论家,兼修文史,涵泳国学。系中华诗词学会、纽约华文作家协会会员。现为上海格律诗词社专家委员会委员、无邪诗苑社长兼主编、冰心文学网站特邀顾问。

 

于利祥到意大利佛罗伦萨考察时,和朋友们在中世纪市政厅合影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关闭窗口]  

滨海新闻网    滨海县融媒体中心主办
技术支持:滨海人才网 备案序号:苏ICP备20003721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15-84229255 举报邮箱:bhrbtg@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