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獐沟中学举行中考体育全真
 · 我县各中小学校重视体育教
 · 于利祥《人生赋》及两篇评
 · 于利祥旅行诗歌欣赏
 · 我县87万亩水稻开镰收割
 · 沙浦村:产业强村,让群众
 · 全国和全省春季农业生产视
 · 巴比伦古国追踪 (上篇)
 · 巴比伦古国追踪 (下篇)
 · 工业园招商引资势头强成效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 正文

魂牵梦绕四汛港
 
作者:李运歌 来源:滨海日报 浏览次数:7169 发布时间:[2024-5-20]
  射阳河在五汛镇境内西冲子折弯向南,旋了一个漂亮的半圆北去,于姜家洋急转东往五汛港。她把大地围成一个椭圆型半岛,半岛西南侧的四汛港小河,向东北纵贯了半岛全境。这里叫作四汛港,是我魂萦梦绕的故乡,我的衣胞、我的童趣、我的青春都遗落在这里。
  听说很久前,一位白胡子风水先生,站在村子中央,指着半圆的射阳河煞有其事地说:射水绕四汛,金龙舞宝地耶!
  我不知道风水先生的密语意境几何,但故乡确是风景秀丽、人杰地灵、物产富饶的一方宝地。
  清道光年间,阜宁县衙为监测海水倒灌,在射阳河临海的五个支流河口设监测站点,四汛港便在其中。解放后,四汛港先后设四汛乡、四汛大队、四汛村。
  当年港边有一条不大的小街和一座不大的庵堂,小街长百余米,庵堂里供奉着如来佛,还有姜氏私塾馆,常年有三四十名子弟读书。这里出射阳河可达阜宁、盐城、淮阴等大地方,退可进入芦苇荡青纱帐隐蔽。上世纪30年代,就有共产党经常来此地活动。新四军创建盐阜区抗日根据地,这里成为抗日堡垒地块。1943年春,新四军三师后方医院看中这里的隐秘、便捷和可靠,把医院设在庵堂里,1945年春攻打阜宁城的时候,庵堂及附近老乡家中住了很多伤员。这里还迁居过反“扫荡”而来的“盐阜区第二联立中学”。1946年庵堂被拆除,原址上建起了阜东县四汛实验小学。
  听老人们说,在后方医院,许多大姑娘小媳妇自发前来协助护理伤员。村里的姑娘姜华随医院转移而参军,后来夫妇俩分别以军、团职级光荣离休。当年二联中在此开办时,四汛港一下子有20余名子弟入学,多是私塾馆的大龄学生。二联中和实验小学以及后来的现代教育,四汛港先后走出了安徽省水利厅首任负责人姜一仁、江苏省军区后勤部负责人姜为龙,建湖县长戴平,以及姜立邦、韩立春、许如忠等十多位厅处级领导干部、专家学者。四汛港也牺牲了一批优秀儿女,阜东县财政科干部姜何,于1943年赴盐阜区公署公干途中,遇暴风雨袭击牺牲。原通洋区长姜为雄随南下干部团在途中遭土匪袭击牺牲。还有10多名子弟牺牲在抗日和解放战争的各个战场。抗战时,四汛港人没有一个做汉奸的!
  红色星火,闪耀四汛,乡亲们说:那是红色的金龙,指引我们翻身闹解放,建设新农村。
  岁月流逝,光阴荏苒。后辈的我,在草木葱茏的暮春里,重回故土四汛港。
  走在射阳河堤上,极目远眺,一派盎然生机。堤内,黄的油菜花,绿的稠密的麦子,白亮的一方方蟹池,各式造型的民居村落,相映成趣,似巨幅的水彩画在圆弧内铺展;堤外,杨柳低垂,轻吻深蓝的河水,微波荡漾,春光旖旎。射阳河好似巨龙绕大地!
  射阳河啊,孕育无尽的物产宝藏,养育了芸芸众生。
  数百年来,大河把上游夹带的泥沙一路遗留,在拐弯处,把外侧的泥沙冲刷下来又向内侧淤积一部分,循环往复,沧海桑田。当年,河滩上生长茂密的芦苇和菖蒲,滩后是柳干子,再向内就是逐步被开垦的粮田,柔软而肥沃的滩田成为四汛港土地的绝配。
  芦蒲滩是鸟儿的世界,千万只精灵齐声悦耳的大合唱昼夜不息,儿时的我们常到滩里找鸟窝捡鸟蛋。乡亲们编织芦席和蒲席卖给供销社,柳杆子上出产的杞柳条,被编成精美的工艺品卖到国外。家家户户织蒲席,做蒲包,小孩子负责搓绳做蒲席的经络,很是火热。
  靠河吃鱼,乡亲们廉价地用芦苇编成长长的帘箔子,在涨潮时沿芦苇滩外侧连绵不断地插着,落潮时鱼儿暴露在帘箔根下,人们尽管往篓子里拾鱼,很是令人眼馋!我与一个小伙伴俏俏地钻进芦苇摸到外滩,刚捡了几条鱼就听得一声吆喝,赶紧逃跑,脚底被老柴桩戳了几个口子,再也不去了。在滩沟边下丫子捕黄鳝,遇到夜里下暴雨,古黄色的大黄鳝挤满丫筒,杀两条大烧,鲜汤粘嘴,十分解馋。深水取鱼,要数姜家兄弟厉害。四九天喝下斤把五醍浆酒,在西冲、姜洋拐弯处朝阳的悬崖下,每一个猛子扎下去都有收获,实在令人敬羡。
  内陆是水旱相间的庄稼。因地势低洼,老祖宗沿港沟边开垦滩地,挖土堆垛,掘地成汪,垛上种麦子长棉花,汪地栽水稻,汪垛相间,相辅相成,形成了射阳河边独特的农耕文明。港汊边的风车矗立云天,一座座风车“吱吖”“吱吖”点缀田野,提水灌溉。白色的帆叶在蓝天白云下转动,形成童话般的风景。秋天,大人们收割稻子时,在水田里移动,用来捆绑稻把的簖席上都藏有鱼蟹收获……
  我的故乡是名副其实的鱼米之乡!
  可即便如此,乡亲们仍在贫困中徘徊。射阳河常常表现出桀骜不驯的一面,夏季汛期洪峰压顶,破堤的警号不绝于耳,十年九涝。加上“大呼隆”的体制降低了大家的劳动积极性,粮食产量低而不稳。
  有着红色基因的故乡人民重整山河改天换地。在党的领导下,三次加高加固射阳河堤,先后建起了四座大功率电排站,巨龙驯服地为人类服务。全面开展农田基本建设,健全了排灌系统,并与道路、农庄同步方格化,便利了耕作灌溉。把蒲田、柳干子开垦成粮田。1980年代水改旱,让水田也种上了麦子。芦苇滩全面改造为鱼塘蟹池,垛子田被挖平方便耕作。挖出的泥土烧制砖瓦,一时间矗立了许多小立窑,全村泥草房很快都变成了砖瓦房。实行土地承包制后,乡亲们终于解决了温饱问题。
  近年来,乡亲们大手笔建设现代化新农村。建成高标准农田3800亩,因地制宜合理产业布局,南边及东南侧的四个村民小组耕地低洼,野草看麦娘在潮渍的田块生长旺盛,村里启动蟹池工程,大池养殖,一举根治了草害。眼前,千亩蟹池连成一片,蔚为壮观,规模化养殖,最大化效益。晨光里,小蟹苗蠕动于湿润的堤埂下,或攀爬水草上,惊见人影,迅即落荒而逃,煞是惹人喜爱。
  在村中心路旁,一座现代化的粮食加工企业“瑞伟农业投资公司”立在眼前,村委会韩主任告诉我:这是村办企业,拥有日精制大米10吨的生产线和千吨烘干储藏库。这里大都是射阳河滩地,富含有机质,生长的稻米、麦子品质优良,营养丰富。瑞伟公司把优质粮收购加工后销向大城市,大大增加了村集体和村民们的收入。在厂门口,正要下班的四表叔对我说:“我身体不好,村里把我安排在厂里上班,每个月1800元的工资,每年还有万余元的流转蟹塘租金,我家的生活宽裕多了。”
  走在宽阔的村中心大道上,心旷神怡。5公里长的中心大道和西侧的汛港路,从三三线直抵南端的大堤,连同圆弧形的大堤和农庄道路全部硬质化,形成“两纵七横一弧”的交通格局,汽车和农业机械川流不息地行驶着。
  北面的新农村村居——带有徽派建筑式样的乡村别墅群,整齐有序,风格别致,富丽堂皇。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出门有汽车,多少代农民的梦想如今成为现实!
  站在农家小洋楼上南眺,射阳河啊,你执着而温柔地环绕着四汛港大地,那是母亲对儿女深情拥抱。大地依偎在大河温暖的怀抱中,大河向人们哺以多情的乳汁。夕阳西下,大河涂上了金色的光辉,绿色的半岛镶上黄金箍,别具诗意。青山绿水,岁月静好,好一幅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图!耳畔,响起了稚嫩的童谣声:
  “黄龙舞,金镶绿,瑰宝地,更富足……”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关闭窗口]  

滨海新闻网    滨海县融媒体中心主办
技术支持:滨海人才网 备案序号:苏ICP备20003721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15-84229255 举报邮箱:bhrbtg@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