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 獐沟中学举行中考体育全真
 · 我县各中小学校重视体育教
 · 于利祥《人生赋》及两篇评
 · 于利祥旅行诗歌欣赏
 · 我县87万亩水稻开镰收割
 · 沙浦村:产业强村,让群众
 · 全国和全省春季农业生产视
 · 巴比伦古国追踪 (上篇)
 · 巴比伦古国追踪 (下篇)
 · 工业园招商引资势头强成效
 
  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 正文

儿时戏水趣事
 
作者:苏克广 来源:滨海日报 浏览次数:7052 发布时间:[2024-7-9]
  又到了夏天,天气日渐炎热,我常带着孙子去游泳馆游泳健身,孙子问我:“爷爷,你小时候会游泳玩水吗?”孙子的问话勾起了我儿时在故乡新河里游泳嬉戏的一幕幕回忆。
  我的故乡在苏北滨海县离海边十多里的头庄村,是抗战中《盐阜大众报》诞生地,一条叫新河的小河流经村庄。小河原是废黄河溢出之水,不断流淌冲刷而成的。它从北面黄河故道高高的堤脚下开始,向西南蜿蜒而去,在鲍家墩注入射阳河,因是新冲刷出来的河道,故名新河。听老人们讲,解放前每当废黄河发大水,新河便泛滥成灾,淹没了村庄和农田,灾害频发。建国后治理淮河,南面开挖了苏北灌溉总渠及排水渠,北面又一连开挖了南、中、北三条八滩渠,把新河腰斩了数截,淮黄河的安澜使新河再也肆虐不起来了。
  当年新河上的戏水趣事,新河上的无穷快乐令我魂牵梦绕。新河上的疯狂,新河上的静好,新河上的收获,至今历历在目,回味无穷……
  夏天灌溉总渠水量大增,新河的河水也随之大涨,有时岸边的树木都浸泡在水里,岸阔水深,清澈透凉。而此时的太阳象一个硕大的火球炙烤着大地,酷热难当,新河便成了人们排解闷热的天然浴场。
  中午,大人小孩扑通扑通跳下河,整个身子沉浸在碧蓝而清凉的河水里,凉爽舒服极了。孩童的我们,脱得一丝不挂,迫不及待地冲进河里,鸟飞鱼跃般地玩耍。小一点的在河边浅水处嬉戏,打水仗;大一点的则比着水性,争先恐后地游到河对岸。最刺激的“封黄河”的游戏,一群小孩一分为二在两岸水上对峙,轮流推举一人挑战对方集体,此人水上水下突破对方防守到对岸为赢。此时,挑战者或水上冲击,或水底奇袭,迂回曲折左冲右突;己方打水仗掩护,或多人潜水迷惑敌阵;对方严阵防守,水上拦截,水下排摸……气氛紧张,一片沸腾,常常引得大人们一旁观战喝彩。
  盛夏的新河成为比武场。近村河面上架设一座木桥,夏天河水汹涌湍急,河水受桥墩阻拦,愤怒地形成巨大旋涡飞速旋转,不断地卷走淤泥,在桥下游形成了很深的涡塘。我自恃水性好,经常和小伙伴们从距离水面很高的桥上来一个自由落体运动,一个猛子扎进漩涡塘,好久才露出水面,还顺手抓把淤泥高高举起,以示水性好胆子大,惹得大人们也竖大拇指。有一次和几位小伙伴比赛,看谁在旋涡塘下憋水时间最长为“潜水大王”,我毫不犹豫地从桥面上一个猛子扎下去,久久坚持不肯上潜,因憋水的时间过长,最后连呛了几口水才露出水面。母亲闻讯后连忙奔到河边将我拉回家,一路用小树棒不断对我屁股进行“教训”。
  夏天的夜晚,萤火虫在新河边的草丛上掠过,一闪一闪地划过河面,河面像有无数的小星星在闪烁;白天缄默的青蛙,此时也咕呱咕呱地唱成一片。河水静静的流淌,从河面刮过来的风带着阵阵凉意,劳累了一天的人们聚集在河边或桥上纳凉,大人们扇着蒲扇,燃着蒲棒或燃起一堆烟火来驱蚊,那浓浓的青烟不用说蚊虫了,就连我们小孩也被呛得够呛。就这样大人们吸着旱烟拉着家常,我们一群小孩则在追逐玩耍,经常有老年人讲故事,每当讲到精彩,大家都鸦雀无声,伸长脖子认真听。我们小孩最爱听的是“新河吓鬼子”的故事。大约在1943年,抗战正艰苦,我们头庄村是盐阜区抗日堡垒,经常有大批新四军伤病员在村里养伤,这里存放大批铜钱银元等财政军饷,《盐阜大众报》又在我们头庄村创刊诞生,那一篇篇抗日檄文从这里发向盐阜大地,激励着老区军民抗日斗志。这些引起了驻八滩日本鬼子的注意,有一次,一队日本鬼子要进村扫荡,却被眼前湍急的新河水拦住,于是鬼子抓来一个村民下水探试河水有多深,村民在鬼子长枪刺刀威逼下探身新河,随着向河心摸去,河水逐渐漫过头顶,两手露出水面拼命摆动,仿佛河水深不见底,鬼子以为河太深,便改变扫荡方向走了。原来是这位机智勇敢的村民故意蹲下身子,装扮出水深的样子。他这一举动吓退了鬼子兵,为《盐阜大众报》的工作人员和在村里养病的新四军战士转移和坚壁财物赢得了宝贵的时间。每当听到这故事,除了敬佩村民的智勇,更感到新河是我们的保护神。
  新河有时也慷慨地向人们馈赠。每遇新河水位下降或落潮时,河水浅底,鱼虾螃蟹纷纷露出水面,仿佛是新河在向人们献宝,于是大人小孩蜂拥至河滩猎鱼。人们背着鱼篓,有的凭经验摸鱼,有的用小提网网鱼,有的撒旋网捉鱼。那时最怕在水里捉到昂刺鱼(黄颡鱼)、鳜鱼(土称季花鱼),因捕捉时它们身上的背鳍很容易扎伤手,螃蟹则张开一双大螯自卫。我和小伙伴们由于捕捉经验不足,不时被刺被钳痛得哇哇大叫,惹得众人笑声一片。有的人干脆把大木桶抬入河中来盛放战利品,除了用来放鱼虾,还放河蚌、大田螺(土称螺螺)、蚬子等,一抓就是一大桶。傍晚,家家户户炊烟袅袅,整个村庄被煮鱼香笼罩着。月亮上来了,一大盆杂鱼咸,一大盘麦面做的鱼锅贴饼,放在桌上,全家人围坐着,喝一口老糁子粥,咬了一口蘸着鱼咸的饼,简直是神仙般的享受。
  随着新河的废弃,它的喧闹逐渐退化了,它的功能也退出了历史舞台。而我们随着求学、工作的奔波,与新河渐行渐远,成年以后几乎再无机会重复新河的快乐。偶尔回到故乡,新河已不复当年的模样,废弃的河床被乡亲们开发利用,变成了连绵节节的鱼塘,我想这是新河在新的时期更换妆扮,发挥新的作用吧;但我依然怀念它当年的岸阔水深,小桥流水,童真野趣,村庄人烟,夏夜纳凉,特别是夏天戏水新河的件件往事。
  新河,你永远留在我的记忆深处。

(版权所有 不得转载)

   [关闭窗口]  

滨海新闻网    滨海县融媒体中心主办
技术支持:滨海人才网 备案序号:苏ICP备20003721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15-84229255 举报邮箱:bhrbtg@163.com